教师“减负”关键在于“减非”

2019-04-18 09:19:48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张玉胜

       填不完的表格、写不完的心得体会、五花八门的比赛或活动、各式各样的评比或检查……眼下,在一些地方一拨拨袭来的非教学任务让不少教师身累,心更累,以至于有教师感慨,“都快没时间教书了。”(4月15日《中国青年报》)

       导致教师“都快没时间教书了”的超负荷缘由,并非来自“主业”方面的分内职责,而是“忙于”许多教学之外的“非本职”任务。

       盘点教师的诸多“非本职”活动,其主要表现为两大类:一类是非必要的教学任务。比如,来自教育行政部门的各类会议、督导检查、评比验收、达标考核等,由校方组织的“公开课”、“优质课”、“交流课”、“家长开放课”、“网上研讨课”等名目繁多、应接不暇;一类是非教学任务,即来自政府与部门的社会性任务。比如禁毒知识竞赛、“扫黑除恶”线索摸排、各种投票任务、安全感满意度调查、网络学习培训和考试、安全生产情况汇报、非法集资线索汇报、周边环境安全调查和巡查、交通安全宣传、防台风宣传等。

       导致教师负担过重,固然有边界不清、监管不力的制度原因,但认知错位的思维误区,却是这种乱象不可忽视的重要推力。一是错把教师的有限“教育”当无限“监护”,让教师承担了过多管理之责,比如试吃学生用餐,对食品安全负责;承担校外巡检,防暑假溺水;当编外政府人员,访贫户、搞拆迁、招商引资;二是过多过滥的“进校园”。凡事都想“从娃娃抓起”,发挥学生“小手牵大手”的宣传、倒逼、促进效用。

       为教师“减负”,关键在于“减非”,即减去非本职所需的“教学任务”和社会事务,让行政的归行政、社会的归社会、校园的归校园,这就需要从建章立制的层面,为教师的职业定性、职责定位,明确学校、教师的责任、权利、义务等,明确学校和教师的责任边界。同时也要适当赋予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老师的说“不”权利,为非教学专项工作进校园项目打造防火墙、划出隔离带,严禁侵占正常的课堂教学、德育活动、体育锻炼时间,对任性违规者要敢于抵制、大胆举报、依法惩戒。

责任编辑:赵淑娟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

关于我们 | 营销服务 | 法律顾问 | 版权声明 | 新闻许可 | 人才加盟

Copyright@2014-2018 dailyq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青岛日报/青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