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记者返乡记】圣井峪:石头村吃上“旅游饭”

2019-02-05 11:04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胡相洋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原生文化、原真生活、原貌村落、原味体验”

  圣井峪:石头村吃上“旅游饭”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讯 圣井峪,凤凰山群峦环抱中,是肥城市一个名副其实的石头村。虽然与我的老家相距不远,但因为这个小村被牢牢地封闭在山峪里,加上这次春节回乡的“寻访”,我一共去过三次。而就是这不同年龄段、不同感受的“三面之缘”,让我在异乡守望记忆中的家园时,又看到了一个在乡村振兴的时代浪潮中不断成长,充满了活力与希望的故乡。

1.jpg

▲石头房被改造为“圣井人家”民宿。

  历史:七眼井上演“北斗七星阵”

  圣井峪是一个与“井”有关的小山村,村子虽小,而名气颇大。

  据《山东通志•肥城古迹》和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肥城县志》记载:“圣井峪在城南50里,凤凰山之阳,有井大旱不涸,故名圣井峪”。再据《胡氏族谱》记载:明朝年间(1368—1644年)胡氏由山西洪洞县迁此建村后,便以井取村名为“圣井峪”。 村中还有水月寺、水月庵等古迹。

8.jpg

▲改造一新的圣井峪村。

  关于这个小村的种种,不仅记载在史料中,也在老一辈人的记忆中口口相传。爷爷告诉我,这个村子半山腰有井七眼,排列非常讲究,按照北斗七星式分布,故名“七星泉”。我的第一次圣井峪之行,就是朝拜“北斗七星阵”。记忆中,那会儿十几岁的年龄,步行十几里山路,道路崎岖、险峻陡峭。翻过一座山岭,山谷中炊烟升起的地方,这就是传说中的“圣井峪”,有陶渊明笔下“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诗意。当时山村聚集着五六十户人家,600多年了,清一色的石头房,屋顶用石板覆盖,冬暖夏凉,村子的路是石头铺的,猪圈、猪食槽等都是石头做成的,房前屋后的石台、石凳、石磨、石碾随处可见,各色各样的石头满目皆是。特别是房屋石头雕饰,十分精美,各种花鸟栩栩如生,在我儿时记忆中算是“叹为观止”。

3.jpg

▲圣经峪开启“新年贺岁游”。

  曾经:好景难留村内人

  山东有句俗话:“烟台的苹果莱阳的梨,肥城的佛桃甜如蜜。”肥城桃香气馥郁,果实肥大,外形美观,果肉细嫩,汁多甘甜,明清时即为皇室贡品,被誉为“群桃之冠”。 大学时,清明回乡扫墓,我又来过一次,因为这个时节的圣井峪,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置身谷中,四周美景秀色可尽收眼底。向北仰望,凤凰山一带层峦叠嶂,耸立云端;村脚下,小河玉带婉转似“飞天”。村内桃树、山杏等果木,树龄均在50年以上,春暖时节,圣井峪村一片花海。村内石屋均依山而建,古木掩映下,参差错落,极具情趣。

  “老祖宗会选景,圣井峪村是在仙境。”谈起村内的美景,村民颇为自豪。

  可是,好景难留村内人。由于山路闭塞,靠天吃饭的当地人难以为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乡民,一个个离开让他们爱恨交织的土地,仅留下一个近乎空荡而破败的村落。山上的60户人家陆续走出乡村,年轻人不再留恋故乡,仅剩下一些老人在此留守。低头残垣断石、极目荒草丛生,老夫妇柴门上尚未退色的春联,为小村庄点燃几分生机。那时,石头房、羊肠路、猫狗、扁担、锄头、老人,构成圣井峪的全部生态。

6.jpg

▲游客在圣井峪村游玩拍照。

  现状:旅游让古村重焕生机

  2015年,这个小山村被山东省住建厅评选为“省级传统村落”,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镇上决定依托圣井峪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石头房屋,以传统山村风貌和农耕文化体验为主题,以浓郁民俗风情和地方餐饮文化为特色,以乡村生活体验和艺术创作为依托,将井峪传统村落打造成为山东地区具有原生态山村风貌和传统餐饮民宿的重要旅游休闲地,让古村重焕生机。

14.jpg

▲村民俗博物馆中还原农村生活场景。

  这次回乡,人人都念叨“小山村发生了巨变”,这也就成我今年春节第三次寻找“儿时记忆”的动力。

  儿时步行的崎岖山路已被柏油马路取代,私家车可以直接开到村外游客停车场。以原始古村落风貌建筑为基准的圣井峪古村落,现在不仅修复了石头房屋、水月寺、水月庵、七星泉等景点,还以传统山村风貌和禅修文化体验为主题,增设了斋房、禅房、观景台等景点。泰安圣井峪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村中现存完整院落38个,房间119间,修复后的24套石头房屋各有特色,精装的院落和房屋打造出不同的民宿风格,身处民宿的庭院中,让游客感受到这里对生活态度的传递。游客来到圣井峪村,可以走进农户家体验做豆腐、摊煎饼、磨香油,还可以跟着老乡学打铁、唱戏、演皮影。此外,圣井峪村的王马印社体验馆内,还能亲自体验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村民俗博物馆的各项手工艺,作为旅游项目和研学课程开发,使得古老技艺更广泛的传承和发展。圣井峪成了“原生文化、原真生活、原貌村落、原味体验”的原生态乡村体验旅游产品。

13.jpg

▲村民俗博物馆中还原农村生活场景。

  “我从小就长在这个村,这些石屋改造前荒废了很久,有的屋顶都塌了,改造完焕然一新,和原来几乎一样。”圣井峪村民王老伯说,谁也想不到,以前远近闻名的“穷石头村”,竟然吃上了“旅游饭”。村子人气旺了,原先外出打工的村民也开始逐步回乡,这让以老弱为主的山乡,又重新注入年轻、奋斗的新生力量。

  采访手记:

  “乡愁”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时、将来时 

  春节,一股浓浓的乡愁,氤氲在很多人的心头。从年前“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的期盼,到年后返程时“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的眷恋,“故乡”这个词,在时代春运的大迁徙图上,再一次戳痛游子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头连着乡村,一头连着城市,在他乡与故乡交织而成的时空中,一部当代中国的“双城记”,带给人们无尽的思考。对很多人而言,回乡是一次心灵的皈依。然而,当步入故乡,发现村口挂着大钟的那棵老槐树没有了,不少人也发出“故乡去哪儿了”的感慨。

10.jpg

▲老式推车。

  熊培云在《一个村庄里的中国》中写道:“我的村庄是一个能够让我褪去浮华、回归安宁的所在。”这话之于现在的圣井峪,是心灵的疗伤。乡村振兴下,“重生”的这个小村庄,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复苏,更是文化意义上的觉醒。

  党的十九大把乡村振兴战略作为国家战略提到党和政府工作的重要议事日程上来,并对具体的振兴乡村行动明确了目标任务,提出了具体工作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脱贫攻坚,发展乡村旅游是一个重要渠道”,“要抓住乡村旅游兴起的时机,把资源变资产,实践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 旅游业作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提升百姓生活品质的幸福产业,肩负着乡村振兴的重要使命。

14.jpg

▲村民俗博物馆中还原农村生活场景。

  眼下的圣井峪,一个近乎“空心化”的石头村,通过发展乡村旅游,改善了农村人居环境,促进了农民就业增收,并逐步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从这个意义上说,“乡愁”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时、将来时。我们除了守望记忆中的家园之外,更需要在时代浪潮激荡中重建一个有活力、有希望的故乡。 

  (记者 胡相洋)

责任编辑:李婧菲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