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    第367期

20年前青岛已有无痛分娩技术,为何至今难普及?

2018-11-29 08:30:44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作者:赵波

20多年前青岛就在临床上应用无痛分娩技术,至今在自然分娩中占40%左右,麻醉师缺口大阻碍推广——无痛分娩,难在哪里?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讯 “2018年-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遴选一定数量的医院开展分娩镇痛试点工作,随后逐步在全国推广。”随着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分娩镇痛试点工作的通知》,无痛分娩终于被社会广泛关注。它并不是项新技术,却一直没有顺利推广。11月28日,记者采访青岛市妇儿医院、市立医院、青岛和睦家医院等岛城医院,最近两年随着人们对无痛分娩的意识加强,目前岛城无痛分娩率在自然分娩中占了40%左右,但产科麻醉师的缺乏仍然影响着它的进一步发展。

  调查:生孩子到底有多痛?

  “痛到想死”“痛到真不想生了”……凡有过此经历的人完全无法用言语表达。11月27日市妇儿医院分娩区内,上午有21位产妇在这里生产,下午5点钟待产产妇4位,可走进这里却很安静,完全没有了撕心裂肺的声音。

  当晚,产科副主任、分娩区主任范冬梅值夜班,她下午4点半就到了分娩区,从容地挨个产房巡查情况。在产房最里侧的产床旁边挂着个粉红色的标识牌:无痛孕产妇多加注意,这已经是今天第8个选择无痛分娩的孕妇了。29岁的产妇躺在病床上,鼻尖上冒着汗,脸上仍然能感觉到她刚刚经历忍受的痛苦。她是前一天晚上9点钟来到分娩区的,作为头胎长达10个小时的时间,她终于知道了阵痛的滋味:“那种疼,简直了!从来都不知道还有那么痛,真的不想生了,但怎么可能,就感觉很绝望但又不能绝望。”27日,她的宫口开到了三指,产科麻醉医师给她上了无痛分娩。

  在生之前,她就从一位无痛分娩亲戚那进行了详细打听,之后也和家属达成一致,如果到时真的受不了就选择无痛分娩。“如果能再早点打上就好了,打上后我这才慢慢的喘过气来。”

  医学上对疼痛进行了分级,而分娩期间的产妇面临的是高达10级的疼痛,疼痛随着产程的变化再不断加剧。

  曾经范冬梅每天都要面对阵痛疼得撕心裂肺的产妇们,而现在产妇可以很舒适的完成这个重要使命,迎接宝宝的到来。就像采访中产妇说的:“当你疼到极点,别人在旁边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想赶紧结束这个过程。”正因这种情况让产妇对生产过程进行恐惧,更有产妇因受不了疼痛而强烈要求进行不必要的剖宫产。

  误解:打麻药会影响孩子?

  “无痛分娩?没听说过”、“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忍一忍就好了”、“打了无痛会影响宝宝”、“用了无痛分娩怎么还痛?”……这些关于无痛分娩的疑惑,让很多人心生顾虑,对此,青岛和睦家医院麻醉科兼大外科主任张汝金告诉记者,这些担忧都是不必要的。“无痛分娩并非新生事物。

  它指的是几乎没有疼痛的自然分娩,医学上称为‘分娩镇痛’,指使用不同的方法使分娩时孕妇的疼痛减轻,直至消失。无痛分娩一般有药物镇痛分娩、精神减痛分娩、水中分娩、硬膜外阻滞镇痛分娩等方法。其中,硬膜外阻滞镇痛,是最常见的无痛分娩方式,距今已经100多年。

  “ 不少人认为,女人生娃就是要忍痛的,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张汝金表示,严重的疼痛会减少胎盘血流和胎儿氧供,可能造成胎儿酸中毒,可能造成母亲宫缩乏力、增加焦虑和抑郁的发生几率等。“很多人担心用了麻醉会影响宝宝,实际上无痛分娩的麻醉方式和常用的剖宫产半麻是一样的,椎管内麻醉就是从脊髓的位置把信号阻断,不再进一步传导到大脑。无痛分娩的麻醉药量仅仅是剖宫产的1/10左右。经过各种麻药药物剂量科学搭配,可以使镇痛效果最佳而危害性降到最低。”张汝金说,无痛分娩并不是完全没有痛感,“完全不痛会影响宫缩和第二产程用力,所以如果自然分娩的疼痛是8到10分,医生会把打了无痛后控制在3到4分。”

  困境:麻醉师缺乏 无法满足夜间需求 

  进行无痛分娩调查时,很多人都会不约而同提到这些数字:美国无痛分娩实施比例大概为85%,英国为98%,加拿大为86%,而我国实施无痛分娩的比例不超过10%。事实上,我们开始无痛分娩的时间并不晚,早在1996年,青岛市妇儿医院产科首席专家张战红就和她的团队去美国学习了麻醉无痛分娩,回到医院后应用于临床取得可靠的效果,并在学术会议上将无痛分娩技术向全市推广,从时间上看,青岛的无痛分娩技术在省内乃至全国领先。但范冬梅坦言,前些年,受人们意识等因素的影响,无痛分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被“冷冻”,最近两年随着舒适医疗的倡导,经过医院和产科医生们的共同努力等,医院无痛分娩率得到迅速提高,占到了自然分娩的40%,平均每个月都有200多位孕妇选择无痛分娩。

  同样,青岛市市立医院东院区产科开诊无痛分娩已经十余年,只要患者有需求就会尽量满足,无痛分娩率也占自然分娩的1/4。

  但在不少医院,麻醉师的缺乏严重阻碍和影响着无痛分娩的进行。我国麻醉医师缺口在30万左右,而无痛分娩更加是需要细致、有经验的麻醉医师,因此符合条件的更少了。这是全国普遍存在的现状,市立医院东院区产科主任陶红坦言:“无痛分娩开展难点在于麻醉师人员不足,夜间不能满足需求。我们现在产科有两个麻醉师,负责日间全部的产科手术和分娩镇痛,因此夜间没有产科的麻醉师,只有全院的值班麻醉师,但他要负责全院的手术急诊麻醉,几乎没有时间做分娩镇痛。”

  “我刚做完一例无痛分娩,现在手还是疼的。”张汝金说,无痛分娩的过程一般要持续好几个钟头,过程中他要根据情况不断调整产妇体位,还要随时关注麻醉浓度。“既辛苦还面临一定的风险,如果没有相应的激励机制,很难吸引人去做麻醉师。”

  (记者 赵波) 

责任编辑:李婧菲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