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6    第359期

青岛蓝领跳槽频繁 干满半年已算老员工

2018-10-16 09:53:04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作者:周晓峰

年轻人数量大幅减少,农民工新增总量放缓,蓝领群体平均每年2到3次更换工作,企业留人难使招工成常态。

  供需失衡、成本高企、跳槽频繁——

  青岛蓝领调查:干满半年就算老员工

  随着iPhone秋季新品发布,全国各地的富士康生产线迎来了出货高峰,“招聘返费”成为了留住工人的秘密武器。所谓“返费”就是企业给中介或工人的额外费用,但前提是工人必须干满一定天数。“在成都富士康,只要工人干满三个月,返费近万元。”专注蓝领招聘服务的职多多创始人陈黎晖告诉记者。

  2010年陈黎晖进入蓝领招聘市场创业,在此期间中国劳动力市场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用工荒、用人贵成为劳动密集型行业的普遍问题。今年是最早一批“00后”正式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时间,年青一代的就业理念有了很大转变,企业又面临工人流失率不断攀升的困扰。

  供需失衡加剧

  广义上的蓝领是对初级岗位从业者的统称,既包含传统的农民工、制造业工人,也包含快递餐饮、房产中介、网约车司机等都市新蓝领,他们都是为城市日常运转贡献力量的普通劳动者。据2017年度统计数据,全国蓝领人群总数约4亿。

  即便是蓝领工资在一定程度上超过了刚毕业的大学生,但是想要招到人并不容易。“青岛当前工厂一般平均底薪在2500到3000元之间,加上加班综合下来每月工资有四千多。”陈黎晖介绍,之前说蓝领工人挣得比大学生多,这说法其实不准确,严格上要看工作时间。大学生每周工作5天每天8小时,蓝领可能是一周工作6天每天10小时,工作强度要高。

  蓝领岗位招工难,背后则是供需失衡。相关数据显示,年轻人数量大幅减少,“90后”人口比“80后”少23.24%,农民工新增总量放缓,增速连续5年下降。同时,蓝领群体平均每年2到3次更换工作,企业留人难使招工成为常态。

  随着城镇化发展,城乡地区工资差距迅速缩小,劳动力流动性下降。陈黎晖举了个例子,菏泽是省内劳动力输出区域,当地平均月基本工资1800到2000元,算上加班也能到3000元。最关键是家乡工作更有吸引力,下班就可以回家,父母老婆孩子都在跟前。

  记者调查发现,近几年劳动力市场技能型人才十分抢手,企业对劳动力技能和综合素质的需求越来越高。“技工类工资要高得多,焊工、铆工在7500元左右,冲压工也有6000元。这些岗位在企业里一般稳定性很强,工作强度没有普工大,工资偏高,市场流动性小。”陈黎晖认为,现在的职业教育客观上没有定位为培养产业工人,再加上课程与市场脱节,导致供需矛盾。几年前他去过一所开办电子商务专业的职业中专,结果吃惊地发现教材还是1998年的。

  招工成本人均千元

  在汽车北站旁的人才市场,刚从物流行业辞职的老林对一家民营科技企业的普工岗位很感兴趣。招聘简章显示:转正后交五险一金,综合月工资5000元,提供两餐、高温补贴和生日礼物等。在问到能否适应工厂环境时,老林笑了笑:“应该能吧,毕竟都过三十岁了,比年轻人静得下心。”

  为了吸引求职者,工厂普遍开出诱人的条件,男女不限,年龄放宽到45岁,很多还提供五险一金、带薪年假、包食宿、年终奖等福利待遇。尽管如此,人才市场上的年轻人并不算多。不少企业招工越来越依靠中介和劳务派遣公司,承诺每介绍一名新员工,只要干满3个月就给予返费奖励。

  在青岛平均招一个工人,企业付出的招聘返费在千元左右,有的岗位流失率高,一年要多次招聘。陈黎晖认为:“现在市场是个比较扭曲的状况,即使是返费很高,企业仍然留人难,工人能干满半年就是老员工了。”

  但十多年前情况却不是这样,“以前劳务中介向找工作的工人收费,一人收三五十元;现在变成企业招工要给中介付费,找活的不交钱了。”陈黎晖说。

  高昂的人力成本、较低的转化率也迫使中小企业推行“机器换人”,甚至是业务转型。从事制鞋行业25年的青岛恒晋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岳仁成深有体会:“原先与H&M议价都是一美分一美分地谈,随着劳动力在内的综合成本提高,公司已经从大批量低单价转型成小批量多频次生产。高峰时期工厂有六七百人,而过去几年人员数量大幅降低。”在“江北皮鞋第一镇”即墨蓝村镇,不少企业主也坦言月薪三千元已经很难招到工人,不少代工订单逐步转移到东南亚,制鞋业迫切需要转型。

  新一代就业理念转变

  蓝领岗位供需矛盾主要是由于人口红利消减,而另一方面则是新一代就业者的生活和就业理念有了巨大的转变,干两三个月不满意就跳槽的并不鲜见。

  相比于父母一辈,“90后”和“00后”更加在乎生活质量和福利待遇,挑剔食宿条件和工作环境,甚至有没有WiFi,好不好找对象,都是他们求职的条件。个性自由的年青一代偏重于新兴行业,愿意尝试销售类岗位,服装专卖店、奶茶店、健身房这类相对体面的工作很受欢迎。而工厂车间枯燥重复,实行两班倒或者是三班倒的工作制,年轻人很难接受。

  位于乐客城的一家知名连锁餐饮品牌,因为招工原因开业时间一拖再拖。“餐饮业工作时间长,越是周末越忙,伺候人的活年轻人不愿干,企业也没办法,用了很多中年大姐。”陈黎晖表示,社会冲击和诱惑很大,年青一代想法很多,没有耐心做产业工人。他们的技能与市场需求也存在差距,像技工类工资不低,但他们干不了。

  未来蓝领服务业工资将有大幅提升空间,例如月嫂就是个缺口很大的蓝领岗位,月收入八千一万比比皆是,但罕有年轻人入行。“这个岗位没有那么高专业度,很多课程其实普通人也能学会,市场需求量大导致价格水涨船高。”陈黎晖说。

  不少高端蓝领岗位,需求也远大于供给。陈黎晖告诉记者,培养星级酒店服务人员的酒店管理学院,毕业生供不应求,读三年制大专基本第二年就被招聘企业早早抢光。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周晓峰)

责任编辑:赵淑娟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