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7    第289期

千元票卖到近万!二级票务市场如何管?

2017-06-27 07:20:34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作者:张淼淼

交易零约束,卖家无认证,信息不对称,开价无上限……以上种种,导致了我国的二级票务市场上乱象频出,诈骗事件也时有发生。

  想必不少身经百战的粉丝都知道,在大麦网和永乐票务等票务总代平台,热门演出一票难求,抢到低价票的机率更是堪比中彩票。一些人开始在二级票务平台上寻票,摩天轮、票牛、西十区……二级票务市场渐成气候,不仅动辄爆出“天价票”,也有不少可供“捡漏”的打折票。

  明码标价,千元票卖到近万

  青岛市民孙女士是当红明星薛之谦的粉丝。为了买到“爱豆”青岛场演唱会的门票,在大麦网抢票失败后,孙女士最终加价200元,从二级平台预订到一张看台票。“临近演唱会才出票,而且进场才知道位置非常差。”虽然二级票务平台的出票速度和票源质量不尽如人意,但孙女士还是感到庆幸,她所购买的521元看台票,在二级市场上已经飙到2000~3000元,上海场演唱会上1717元票面甚至炒到5万元的“天价”。

某二级票务网站折扣票.jpg

  某二级票务网站折扣票

  打开大麦网,进入薛之谦演唱会购票页面会看到,处在销售期的票全部显示缺货。而在几款二级票务网站上,票源却比较充足,但是价格高得惊人。如“摩天轮”APP上,南京场票面521元、717元、999元、1314元和1717的票分别涨到3080元、3850元、5280元和8250元;“票牛”APP上,同样的五档票则分别涨到3091元、3889元、4666元、5333元和8262元。

  记者打开淘宝网,询问了销量前几位的店铺,发现薛之谦的票普遍比票面价格高出1000~2000元,比二级票务网站要便宜。某淘宝店铺的熟客郭某告诉记者,自己喜欢几位韩国明星,但是韩星的票在大麦网上根本抢不到。“票抢手,而且很多外国明星在港、澳地区的演出比较多,在大陆根本没有授权的票务代理,只能通过其他途径才能买。”郭某表示,二级票务“水很深”,自己也只敢在这一家店铺买。而高涨的行情下,即使有个人想转让票,也基本会随行就市加钱卖,无形中当了一回“黄牛”。

  票源复杂,成诈骗“重灾区”

  那么,二级市场上的这些票都是怎么来的?是否有保障?

  “目前的演出票务分一级票务市场和二级票务市场,前者主要是大麦网和永乐票务,票源来自演出主办方。二级票务市场包括摩天轮、票牛、西十区等规模较大的票务网站,淘宝上的票务代理,以及一些个人代理和‘黄牛’,票源就比较复杂了。”

  淘宝上的二级票务商家

  青岛演出票务代理商张先生告诉记者,二级市场上的票,有些是直接从主办方获取一手票源,有些是回收项目合作媒体、广告公司、赞助商的“人情票”和个人转让的票,有些则是用刷票软件从一级票务平台抢票。“票源良莠不齐、真真假假,又缺少监管,诈骗时间频发。但是相比个人黄牛党,摩天轮这类票务网站比较有保障,订不到票会退订金,甚至有一定比例的赔偿。”

  据买家郭某讲,粉丝群里好几个人曾买过假票或被骗过钱。“有的是被骗订金,微信上交了钱后就被拉黑;有的是假票,当面交易,进不去场。即使是买高溢价票,也不能保证就是真票,着急要票的人最容易被骗。当然这些都是私下里交易,如果是通过票务平台的话一般没有问题。”

  记者发现,二级票务网站多打出“保真”“比价”“出票快”“无票赔付”等保障,但是,几乎所有的票都不支持选座。也就是说,在二级票务平台基本不会被骗钱,票源质量却无法保证。虽然同一票档上价格的差异有一定指导意义,但是标准十分模糊。针对这种情况,有些小的票务平台打出“先看演出后交费”的口号,且不同位置的票还可以继续“议价”。

  低价走量,“捡漏”机会不少

  “被炒起来的票是少数,大多数票溢价率不会太高。余量越紧张溢价越高,余量越充足价格越低,有些甚至有折扣。”青岛某大学大三生小陈同时也是一家票务网站的兼职代理,“一张票的提成在20元~200元之间,通常也就是挣三四十块钱,很少有‘高危项目’。”所谓“高危项目”,就是被炒得很高的高溢价票,往往有价无市,进价高、难出手。“自从去年王菲演唱会‘天价票’事件之后,炒票情况很少了,二级票务平台都在转型,低价走量。”

  情况是否果真如此?记者在摩天轮网站上搜索了一些正在售票的演唱会:

  7月1日林忆莲青岛演唱会280元票档涨至555元,其余480元至1280元不等的五档票均为9.6折。

  8月5日五月天青岛演唱会票面255元、355元、455元和555元的分别涨至452元、420元、455元和688元,而755元、955元和1255元票档则各自降了几块。

  9月2日周杰伦济南演唱会380元至1880元七档票全部溢价200~300元。

  可见,低价票在二级市场上往往涨幅较大,高价票反而会有折扣,且越到后期折扣越大。在票牛网上,林忆莲青岛演唱会有五档票甚至在以低于票面两三百的折扣售卖。但以上并不适用于最热门的明星和最热的场次。小陈告诉记者,像是周杰伦、薛之谦这些少数最顶端的明星,各票档普遍溢价高,越是高价票可能卖得越快,越到后期涨得越厉害。

  在各个二级票务平台上,除了演唱会,票种还涉及到体育赛事、话剧、歌剧、舞蹈、曲艺和展览等。记者看到,除了热门演唱会和体育赛事的高溢价票,也不乏话剧、歌剧和展览等的折扣票,一些冷门演出的折扣甚至可以低到一两折。

  无法可依,二级票务监管难

  “就欧美国家的经验来看,演出票务拍卖、溢价现象一直存在。有人有多余的票,有人愿意多花钱或者少花钱买;演出商定价只有几档,而具体到每个位置溢价空间又非常大。这些都需要一个可以溢价的平台。” 国内某大型票务网站负责人方某表示,二级票务市场的发展是市场供需关系的体现,而票务市场的混乱从根本上源于演出产业自身的问题。“我国演出市场产业化程度较低,承办一场演出的成本很高,演出商承担着巨大风险。因此,有相当比例的票会由演出商直接给到二级市场,通过溢价来释放一部分风险。”

  虽然我国二级票务市场上已经出现了若干交易平台,但很多二手票的交易仍以私人之间交易为主,也缺少与二级票务市场相关的法律。商家无资质,信息不对称,黄牛难监管,导致二级票务市场乱象丛生。针对这种情况,北京市盈科(青岛)律师事务所王璇律师解释,倒卖演出票是市场行为,对经济秩序的扰乱又有限,因此相关法律法规也比较少。

  与之关系较大的法律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2条,具有伪造、变造、倒卖车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艺演出票、体育比赛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等行为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但是倒卖票的‘黄牛党’又有零散、连续的小额交易的特点,这给执法部门的执法取证带来难度,因此受到执法打击并不多见。政府在对炒作演出票务方面的监管,不如火车票这一类票据严格。随着我国演出票务的发展,对演出票票务的行政管理会越来越成熟。”

  谈到二级票务市场的监管和治理,方某认为,这涉及到整个票务市场和演出行业的改革,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演出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多有利益链条,主管部门的政策多有矛盾之处,实际落实起来很困难。目前来说,我觉得可以从源头,‘准入’这个阶段,更明确一些,将更多私下的交易也纳入监管范畴。”(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张淼淼)

 

责任编辑:韦小康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