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2    第261期

药香传百世 走进老中药师的工作日常

2016-12-22 10:20:11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作者:任晓萌

冷清的中药房,雾气腾腾的制剂室,浓浓的中药香……走进医院的药剂科,感受中药师们的魅力。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讯 每天清晨,吴书良站在蒙蒙雾霭中,迎接一辆辆满载着中药原材料的货车,开箱、验货,担负起一个守门人的角色,日复一日;刘军在制剂室里架起锅灶,不断调整着火候大小,热油滚烫、烟气弥漫,一副副中药制剂在这里诞生;滕舒慧穿梭在药房一架架仓储柜间,依方配药,转眼间就为病患配好药包……

  在海慈医院药剂科,说起中医药,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使命感,“中医药是医学,也是文化,这一份药香是浸在我们骨子里的专属味道,我们要传承和发扬好这份独一无二的财富”。

  中药材质量把关人

  “这是山东产的丹参,根须细、颜色深,跟河南等地产的有很大的区别,虽然那些丹参看上去长势更好,但要论其中的成分、药效,没有山东产丹参好。”

  “这是杜仲,拿到之后先看厚薄,然后用手掰开,看断面是否有银白色丝状物相连,接着要尝一尝,药材经过炒制会有轻微的咸味……”

  今年63岁的吴书良,是海慈医院的中药师,负责中药饮片验收。平日里总是一副平易近人嬉笑模样的他,一说起药材鉴别,立马收起脸上的笑意,认认真真讲起其中的要义。“不管是医院的中药饮片,还是中药自制制剂,原材料都是第一步,我要做的就是要做好把关人。”

  尽管现代器械越发精湛,但吴书良的火眼金睛似乎比任何检测仪器都来得精确。医院常用的500多种中草药,从性状到药效,吴书良都如数家珍。中医治病讲究“望”、“闻”、“问”、“切”,药材鉴别也需要“摸”、“看”、“尝”、“闻”。医院里的同事都说吴书良总是能一眼就发现假劣中药材,面对这样的评价,吴书良谦虚地说“其实,做这项工作没有什么技巧,就是要踏踏实实的去感受每一味中草药,时间长了,日久生情。”

  吴书良在中草药房工作了44年。44年前,他还只是个毛头小子,每天跟着师傅在药房柜台抓药;44年后,吴书良已经斑白了头发,身后总是跟着几个学徒。时间让吴书良脸上多了几道皱纹,增添了几丝从容,但唯一没变的,还是他一身浓浓的中药香。吴书良笑着说,这是一个中药师最特别的味道,是一种标签,也是一种奖章。

  传承古法的中医制剂师

  不像中药库房的冷清,海慈医院的制剂室,刘军每天都处在烟熏火燎、雾气腾腾的“仙境”中,他笑着说制剂室像太上老君的炼丹房,“看上去神秘莫测,却总能制造神奇”。

  从九月下旬开始,制剂室进入最繁忙的膏方制作季,说起这些中国传统膏方制剂,刘军脸上满满的自豪感。“西药的生产根据配方,可以做到流程化、机械化,但中药药剂始终不能脱离手工作业,所以在每一剂中药里,都有一份制剂师的温情在里头。”

  为了能更好地传承中药膏方,刘军和其他药剂师们每年都要用最原始的方式制作所谓的“黑膏药”,古法质朴、却带着浓浓的中国传统的味道。“制作黑膏药,用的是煤气炉,最讲究火候、也最考验功力。第一步先熬油,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蒸发掉其中的水分,然后炸料、过滤,之后继续熬油,油温要维持在310摄氏度,之后就要把炒过的樟丹放进熬好的热油中,这一步最考验师傅的功力,下丹早了,樟丹的药效溶不充分,下丹晚了,反而容易失火。”

  这一剂黑膏药光制作就要3、5天,再加上之后的冷凝、祛火毒,成品需要三周多的时间才能最终完成。尽管这样的制剂方式原始又复杂,但刘军始终坚持要用古方制作,“这些都是中医传承下来的古法,虽然简朴,却蕴含了最质朴的医学原理,是不能丢弃的财富。”

  中药房里新来的年轻人

  91年的滕舒慧,个子瘦瘦小小,在满目琳琅的海慈医院药房,她自如地像一条鱼,穿梭在各个药材储存柜之间,一不留神儿就容易跟丢了她的步伐。

  “高中的时候,爷爷病很重,当时有个中医老师傅帮爷爷看病,缓解了不少痛楚,尽管爷爷最终还是走了,但从那时候起,我就有了一个念头,希望能为别人减轻疾病的痛苦,所以大学志愿毫不犹豫了填了山东中医药大学。”说起当年学习中药的初衷,小姑娘目的纯粹却动人。

  现在滕舒慧每天的工作是根据医师的处方为病患配药,这样的工作简单却又繁琐,“要精确地记住每一味药材存放的位置,迅速准确的为病患配好药,同时这些药方也是教科书,时间久了,你自然能看懂哪些药材有哪些药效,搭配哪几种药材一起效果最佳。”在药房工作,每天两万步是一个药剂师的基准,但滕舒慧一点儿也不觉得累,“药房像一座藏宝室,每认识一味药都觉得像挖到了宝。”

  “年轻人学中医药要耐得住寂寞,”来到海慈医院的第一天起,老师傅就反复对滕舒慧说这样一句话。中医讲究方法,更讲究时间的沉淀,“不管是中医还是中药,经验累积是最好的训练方法,所以师傅常常叮嘱我们,要耐下心来,了解每一味中草药的品性,时间久了,这份喜爱越发浓郁,对中草药的驾驭自然越发娴熟。”

  尽管中医之路漫漫且修远,但像滕舒慧一样的年轻人在海慈医院的中医药房里越来越多,老师傅们欣慰这些古法有人可授,有人可承,年轻人们也越来越为老师傅们的匠人精神打动,深陷中医药的魅力。药香传百世,这是中药人的一生追求。(记者 任晓萌)

责任编辑:赵淑娟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