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8    第223期

民宿,如何点燃乡村经营?

2016-05-18 15:27:01    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作者:胡相洋

“每一间民宿都能看见一种青岛”“每一间民宿都孕育着一个新的机会”

  青岛日报/青报网讯 有一种说法,“每一间民宿都能看见一种青岛!” 还有一种说法,“每一间民宿都孕育着一个新的机会!” 城市化的滚滚洪流之下,民宿成为一种群体情绪的具象化表达。精英和大众走出星级酒店、快捷酒店,为一所农宅纷至沓来,愿意为一间房一个晚上支付千元。相应地,也有人愿意为一所农宅一年的使用权付出几万元,再花几十万元装点一新。

  近年来,随着旅游自由行、自驾游、散客化渐成时代主流,民宿俨然成为与星级酒店、经济型酒店并行的另一种选择。  这是一场对恬静淡泊的追寻,也是一片喧嚣扰攘的热土。我市民宿产业发展状况如何?民宿如何点燃乡村经营的火炬,从而照亮沉寂已久的乡村?未来发展趋势如何?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细分酒店市场:一片喧嚣扰攘的热土

  这是一个至今都没有统一定义的行业。具有设计感、艺术性、为特定客户群体提供个性化服务、充分体现当地文化特色,或者具有独特历史韵味,这是业界对“民宿”的共识性认知。相比日本的“家族经营”模式,中国的民宿多是投资者租用民宅经营。

  2014年,马春涛、刘国超、刘喆,在仰口合作开了青岛第一家民宿——微澜山居。风景各异的原生态客房、古朴原生态的大自然魅力、独特的民俗食品等,不断吸引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前来居住。

  在联合创办人马春涛看来,民宿因主人的人格化特质而区别于一般的星级酒店,是主人志趣品味的延伸和放大。主人和客人可以直接交流沟通,有人情和温度在其中。这里不仅有弦歌、若水、上德等风格迥异的客房,还有爬山、赶海、采茶、作画、抄经等体验式服务。在开这家民宿之前,一次出差杭州,发现民宿的生活方式与自己的理念高度契合,然后他回来后就开始找房子投资了。

  顺应消费升级的大趋势,民宿就像一座富矿,引来无数掘金者。继微澜山居之后,在青岛,一些旅游管理集团以及民间资本也纷纷将目光投向民宿市场。

  2015年4月,由崂山旅游集团投资的东麦窑民宿项目一期正式营业。该项目将村民闲置的一些民宅统一包装,请来中央美院专家设计装修,在不破坏原有渔家风情的前提下,主打“仙居崂山”的美宿品牌。

  “星级酒店整洁干净、服务规范和标准化,但是价格较贵;农家乐价格实惠、亲近田园,但在设施和服务形态上比较初级;而民宿则是两者之间的折中和平衡,恰好满足了消费升级个性化和高端化的需求。”崂山旅游集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戚玉静告诉记者,“东麦窑民宿一期共有11个院落,散落在村民民宅之中,游客不仅可以在这里体验当地风土民情,还可以去赶海,将海鲜拿回来做,体验原汁原味的村民生活。”

  随着民宿市场追捧度的提高,戚玉静介绍,东麦窑民宿二期11处民宅也已经完成装修,不日即将上市。同时,在北宅、北九水地区,一些特色民居也陆续被崂山旅游集团租赁、装修,大有遍地开花之势。

  点燃乡村经营:创意和人才进入乡村

  民宿经济的勃兴,不仅让具有乡村情怀的有识之士找到了新的投资方向,也给消费者提供了以乡村为背景的多元消费,让消费能力的释放成为可能,更为可贵的是,创意和人才开始进入乡村,农民实现了新的增收。

  东麦窑社区书记李绍亮介绍,东麦窑现在有129户,共430人。由于是崂山风景保护区的核心社区,村里无法招商引资建厂房,村民翻建老房子也很难。这些年村里的年轻人通过读书、就业等形式,陆续走出渔村,现在村里的老人大约能占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越来越多的人从原来的土房子中搬了出来,搬到城市或者安置楼里居住,老房子的空置率越来越高。

  但是,民宿产业的发展,无疑点燃了乡村经营。 

  李绍亮说,民宿产业带动农民增收,主要通过以下途径实现:一是农民出租闲置住房的收入,早先,农房一文不名,而现在则奇货可居,一栋农房的年租金,一般在2万-3万元之间;二是服务收入,农民不必抛家舍业外出打工,可在民宿中就近就业,年收入跟城里打工不相上下;三是出售农产品的收入,以前许多农产品滞销烂在田里,现在消费者亲眼看到生态环保后,根本不讨价还价,往往销售一空。

  “只要村民有意向搬出去,我们就可以跟他们签订10年期租赁合同,原先出租房屋一年也就七八千,现在能得到近三万元的租赁费,同时,这个项目是政府出资统一打造,做成品牌,对村民都很有吸引力”, 戚玉静说。

  正是基于增收作用显著,2014年青岛市发布《青岛市乡村旅游专项规划2015-2020》,在规划中对乡村游崂山集群建设提出了要求。许多街道、社区把民宿作为乡村经营的突破口进行攻坚,根据自身优势,进行品牌定位、网络传播,吸引了大量客人前来休闲观光。

  “柳名石屋接游潭,云雾深处蔚竹庵,十里清溪千尺瀑,果然风景似江南。”1934年,郁达夫来崂山游览后欣然提笔作诗,流露出对崂山北九水双石屋社区一带美景的喜爱。双石屋是游客进出北九水的必经之路,在这个仅有173人的小山村,每天接待的游客远远多于村民。依托特色山水资源,双石屋民宿的整体规划也正在进行中。

  “我们带领村民到杭州梅家坞茶文化村进行考察,还参观了杭州的民宿,只有走出去,增长见识,农民才能立足本地,做好经营。”双石屋社区书记毕可鹏说。

 

  突出“文化”符号:避免同质化经营

  政府宏观支持、行业舆论导向、中高端消费升温等因素,让民宿发展风头正足。长期致力于旅游经济研究的青岛社科院研究员丁金胜认为:“旅游市场已经摆脱之前排浪式的团队旅游,而进入以个性化、散客化、主题化为主导的时代。作为海岛休闲胜地的青岛,这一发展趋势,使得小而精的民宿,有了成长的土壤。”

  民宿,其代表的是一种与主流酒店的标准化和同质化相对应的个性化产品,是一种反标准化的业态。跨出标准化的区域之后该如何创造个性化,是民宿管理者们必须思考和亟待解决的问题。

  微澜山居“掌柜”马春涛认为,小而精的民宿,服务的是社会中、高端的商务和游客群体。这一群体有知识、更挑剔,同时也更有求知欲望。他们希望在民宿中能体验当地自然环境、风俗人文,增长见识,提升素质,因此,非常注重民宿所传递的文化价值,民宿唯有具备强大的文化内涵和精神内涵,才能真正满足他们内心最深层次的需要。

  民宿普遍10—15间客房的有限数量,让它难以像酒店一样靠规模优势盈利,而餐饮、展览、运动等增值服务既产生了差异化的吸引力,又提供了开辟多元化盈利渠道的可能,因而成为不少民宿经营者比拼竞争的焦点。

  微澜山居在建设当中就设置了多种主题。如游客可以随渔夫赶海,亲手烹制自己捞回来的海鲜;可以去崂山采茶,并亲自汲取泉心河的泉水;爱好书画的游客,也可以在此焚香、抄经、作画等。

  由崂山旅游集团所开发的东麦窑及南北岭社区,也在避免同质化上做文章。“东麦窑靠海,侧重渔家风情;而南北岭在北宅,满山的樱花则是主打特色。”戚玉静说。

  “文化”是精品酒店重要的符号,一旦文化元素缺失或文化含量被稀释,便极易陷于庸俗,落入大众化酒店的怪圈。为此,丁金胜认为,经营者将自身的自然环境、历史渊源、人文空间、时代特征、艺术色彩、经营特色充分整合,揉入民宿经营的方方面面,让民宿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浑然天成的特性,拥有独特的韵味,或许将是左右民宿产业未来发展的核心和关键。

  采访手记:

  民宿经营的“阿克琉斯之踵”

  出游,从“逛”城市,到“熟悉”城市;住宿,从“住得好”,到“住得有情调”。这是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

  有游客来青旅游,曾点赞民宿地道的“青岛味道”:“这是一家呼吸都能感受到大海气息的民宿酒店;这是一个青岛元素沁入骨髓的乡愁驿站;这是一处崂山故事光影流淌的心灵栖居。”

  为何大众走出星级酒店、快捷酒店,专程为一所农宅纷至沓来,甚至愿意为一间房一个晚上一掷千金?是因为人们对星级档次的追求,逐渐让位于价值观的契合度。相比服务规范却冰冷的标准酒店,民宿的人格化特质恰好独具优势。只要民宿主人所描绘的那幅图景与自己心中念想的一致,那价格敏感性就会大大降低,“谈钱有点伤情怀。”

  正是消费者对异域风情的强烈求知欲,所以他们更挑剔。服务同质化和经营模式单一,无疑成为民宿经营的“阿克琉斯之踵”。民宿应在细微之处打动人心,必须向消费者提供超越传统星级酒店的私人、贴心、体验化的服务,才能让见多识广的客人对民宿欲罢不能、重复入住。

  未来,随着居民消费水平的不断升级,将有更多的异乡人走进他乡,将有更多的城里人走向乡下,民宿,就是为这样的顾客提供一个落脚的地方。

  乡村是人类社会的童年,对乡村生活的依恋和向往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打造这样的系统工程,不能简单地理解为靠一笔钱,或一项政策推动就可以做好。毕竟土地资源是不可再生的,系统工程更需要的是合理规划。面对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日益边缘化的乡村,如何培育产业,形成内生动力,让乡村恢复生机,成为人们“梦想的天堂”,也是城镇化进程必须完成的答卷。

责任编辑:张柠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