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1    第211期

青岛的地沟油都流向了哪儿?

2016-03-31 19:32:02    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作者:任晓萌

餐厨废弃油脂行业难做,尤其是国际油价下跌,这个行业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青岛日报/青报网讯 “国际油价都在下跌,生物柴油的价格优势一下就没有了,价格从原来每吨5000元到现在的3700元一吨,有时价格甚至更低,价格的下滑让相关行业运营艰难。”青岛市餐厨废弃食用油脂处置特许经营企业福瑞斯的负责人郑先生告诉记者。“整个行业都不好干,以前六家拥有正规收运废弃食用油脂资质的企业给我们提供原材料,现在已经有一家因为经营惨淡要退出了。”

联网监控,让“地沟油”流向有迹可查

在市容环境卫生管理中心的会议室,记者看到“地沟油”流向监控画面,屏幕右侧是实时画面,左侧是运输线路图,实时监控着废弃油脂的收运情况。在电子屏幕上能清楚地看到收运车辆路线,“路线上这些小点就是我们的收运车辆,”市容环境卫生管理中心的吕永刚科长向记者介绍到,“一旦发生收运车辆路线的偏离或是超出青岛市范围,我们能从监控画面实时检测到,可以在第一时间进行调查监控,确保‘地沟油’的流向。”

2012年前后青岛开始将“地沟油”的管理从行业自控变为政府专门监管,确立废弃食用油脂的特许经营制度,按照相关资质审核,确立了六家餐厨废弃食用油脂收运特许经营企业专门负责收购各个餐厅、食堂的“地沟油”。同时青岛市环境卫生数字化监管平台上线,废弃油脂收运也越发“有迹可循”。

目前,六家收运企业共46辆收运车,“收运车的样式和颜色都有我们的统一标准,盛放废弃油脂的车厢也经过特殊改造,严密封合,防止废弃油脂溢出。而且我们要求每辆车必须设置GPS定位系统,这样才能跟我们的整个检测系统联网,能方便我们管理人员随时掌握车辆的位置。”吕科长介绍到,“在建立监控联网之初,我们从实时监测线路图上,发现有路线偏离状况,后来经过调查了解发现是有企业出青岛收购‘地沟油’,原则上这是不允许的,后期经过跟企业负责人的沟通协调,现在几乎没有这样的‘偏航’行为出现了。”

监控“天网恢恢”但隐患依然存在

“采用废弃食用油脂特许经营,对收运企业进行‘天网恢恢’的严格监管,但不得不说源头控制上,还是对我们有一定的难度。”吕永刚说,“以前餐厨垃圾被拉走养出泔水猪,废弃油脂被循环使用端上餐桌,如今,这种现象虽然减少,但依然存在。”

吕永刚介绍到,去年他们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安、环保等部门联合执法,查获了三起违规处理餐厨垃圾的行为。“这些违规行为多数是小摊贩入户收购餐厨垃圾进行牲畜饲养。餐厨垃圾虽然不是废弃油脂,但经过高温可从中分离出部分废弃食用油脂,得到的也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地沟油’,对这一块的监管尽管百密但仍有一疏,也让地沟油的食品安全隐患依然存在。”

“源头多且零散,这是我们监督管理废弃食用油脂的难度所在。”吕永刚告诉记者。目前,市区大约九成大中型餐饮企业签订了餐厨废弃食用油脂收运协议。“青岛市有规模的餐厅、食堂就得有几千甚至上万家,大中型食堂餐厅还好说,小型餐馆的餐厨废弃物的流向确实很难面面俱到。”

分布零散之外,收购费用也是一个问题。非法收运个人采用有偿的方式对餐厨泔水进行收购,但通过政府环卫部门的正规渠道依法处理要向环卫部门缴纳一定费用,“一边是有人花钱买,一边是花钱找人收,当然会有商家因为利益问题走非法途径。”吕永刚告诉记者,这也给“地沟油”的监管产生了一定的难度。

餐厨废弃油脂加工企业遭遇价格挑战

餐厨废弃油脂行业难做,尤其是国际油价下跌,这个行业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吕永刚说,起初规范行业运营时,废弃油脂的价格难定,收运单位和处置单位在价格上互相“讨价还价”,几次撮合协商,在结合当时国际原油价格和废弃油脂行情之下,制定了每吨4000元为基础的指导价,含油率90%以上的在此基础上浮动上涨,含油率不足90%的价格下调,并根据国际油价同涨同跌。

去年国际油价下跌,废弃油脂收运企业难了。青岛2014年共收运餐厨废弃食用油脂910吨,2015年收运餐厨废弃食用油脂800吨。总量的下降不是因为生产的餐厨废弃食用油脂少了,而是因为部分企业觉得价格过低,只能暂囤收集的废弃油脂,苦等油价上涨的时候出手。

但等待过程煎熬,使最近一家收运企业支撑不住了,选择了从行业里退出。这家2014年入行的企业前期投入大量资金获得了官方资质,但入市后恰逢油价不景气,废弃油脂卖不上价,每日的运营成本叠加,让这家企业最终不堪负重,选择退出。

福瑞斯的郑先生告诉记者,目前废弃油脂价格每吨2000元左右,经过处置单位的处理,转化为生物柴油之后价格在每吨3800元左右,“我们总笑自己干的活儿不值钱,‘水比油贵’,这也是实情。按每瓶1.5元的矿泉水计算,一吨矿泉水的价格都在4000元左右,我们的柴油卖的价格还没有水贵。”

“做餐厨废弃油脂行业就是做公益,想要靠这个赚钱现在来看还是很难的。”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我们现在招工人也很难,工作辛苦不说,效益不好给工人的工资也有限,很多工人都不愿干,我们现在都只能自己亲自上阵干一线的活儿。但这毕竟是一件好事儿,所以大家也都在坚持。”但这位业内人士也提出了自己的期待,“国内外有些地区会给该行业一定的政府补助和扶持,或是强制推行生物质柴油的使用,但青岛还没有这样的政策扶持,现在我们也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要不然真的很难继续坚持下去。”

责任编辑:高文慧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