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5    第202期

取缔非法劳务“马路市场” 敢问路在何方?

2016-03-15 14:08:15    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作者:李莉莉

马路市场退路进室后,一个全新的、满足各方需求的公共就业服务平台正日渐完善。

青岛日报/青报网讯 今年50岁的青岛“土著”张树清也说不清,到底是先有了沈阳路非法劳务“马路市场”,才有了像他这样一批个人职介;还是因为他们这些看准了“商机”的个人职介,才使得“马路市场”越发成气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过去十几年“马路市场”上风吹日晒、担惊受怕维持营生的日子,他早已心生厌倦,只是迫于生计不得不坚持着。

一切改变发生在2014年11月。就在原先“马路市场”对面,全新的青岛市(市北)灵活务工市场正式投入使用,老张做梦也想不到,他们这帮“黑职介”竟也被“请”进市场并有了固定工位,通过挂靠正规人力资源机构,“老张们”有了“身份”,再也不必像过去那样东躲西藏。而“马路市场”退路进室后,周边环境、治安等的改善立竿见影,“马路市场”原先招工企业、务工人员、个人职介以及小摊小贩之间形成已久的“生态圈”,在进入零工市场后也变得秩序井然,一个全新的、满足各方需求的公共就业服务平台正日渐完善。

“马路市场”折射服务缺失

早在2000年前后,距离四方长途汽车站不远处的沈阳路杭鞍高架桥下,大量个人职介和外来务工人员占道招聘求职,自发聚集形成了非法劳务“马路市场”。聚集的人多了,一系列问题就随之产生——周边交通拥堵、环境脏乱差、治安隐患大……“马路市场”乱象十多年来始终无法根治,成为城市管理“顽疾”。

作为沈阳路“马路市场”的“三大元老”之一,张树清在这里从事职介已有十几年,可越干越不踏实。“十几年来我一直靠代老板招工赚点‘辛苦费’,收入虽不固定,平均下来每月大概也有三四千块,但每天却要提心吊胆地维持营生……”老张告诉记者,后来不少社会小混混也盯上了这块“肥肉”,时不时过来捣乱、收保护费,有一些职介为了拉生意还形成了帮派。“厉害的时候直接干仗。若不是因为干了这么多年有感情了,加上手里积攒了这么多资源不干觉得可惜,说实话当初真动了不干的念头。”

“两头收费,‘吃’了老板‘吃’工人,工作介绍成的话,对企业的收费按普工每人两百元的标准,技工的话是五六百;对农民工收费则是一两百不等。”长期蹲点调研过“马路市场”的刘新建道出了其中“奥秘”。也正是巨大的利益诱惑下,使得“马路市场”逐渐形成了帮派势力,非法职介抢占地盘、帮派斗殴严重。“当时华阳路派出所和阜新路派出所的110平均每天出警3次,治安状况可想而知。”刘新建说道。

记者采访也了解到,由于地处当时的市北区与四方区交界处,往往是市北区开展集中整治,“黑职介”就躲到四方区地盘,反之亦是。“马路市场”成了另两区政府部门头疼的“顽疾”,斩不断根、治不了本。

“应该说,‘马路市场’有其存在的客观需求,由于其交易方式简捷方便,很受一些小老板和进城打零工的农民工欢迎。”市北区人社局调研员袁鹏军说,“马路市场”取缔难,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执法的法律依据不足,没法强制取缔,只能针对“黑职介”进行处罚。“但与他们的收益相比,罚款根本形不成威慑。”袁鹏军直言。

“马路市场”的实质是新市民对公共就业服务资源的渴求,折射出的则是城区人社服务的盲点与缺失。对此,袁鹏军和刘新建都深有感触:“‘马路市场’靠‘堵’不行,还得‘疏’、‘导’结合。”经过多次调研、长期蹲点、了解多方需求,最终,“搭建方便外来务工人员和下岗失业人员有序求职、解决岛城企业招工难题的综合性就业服务平台”的治理方案得以明确。2013年,青岛市、市北区两级政府共同出资建设了青岛市(市北)灵活务工市场。

“游击队”编入“正规军”

零工市场选址就在原沈阳路“马路市场”对面,目的很明确,延续原先招工和求职双方的地理区位习惯,为了更好的把他们“请”进来。

长期以来,伴随“马路市场”而生,非法职介一直是寄生在人力资源市场上的一颗“毒瘤”,但对于众多有求职需求的农民工来说,这些非法职介又相当有号召力。“若能把他们‘请’进市场,求职者、小商贩自然也就跟着进来了。”刘新建说,作为公益性就业服务平台,零工市场对农民工、职介机构和餐饮机构都免费开放。但即便如此,起初仍有一大部分“黑职介”不愿进入市场,零工市场采取“谁先进场谁先选摊位”的激励办法,把市场摊位和餐饮摊位都编上号,先到先得。这一招果然奏效,张树清、李辉、杜琪君这三位“马路市场”时代的“元老”就是第一批进入市场,并挑选了自己中意的“摊位”

“为留住人心、防止‘回流’,零工市场内部设立了长达一年的过渡期,引导进驻市场的职介慢慢‘养规矩’,例如早晨签到,下班前进行交易量、职介服务量、达成意向量的统计填报等。”袁鹏军说。而最让袁鹏军犯难的,是这批“黑职介”的“转正”问题。要注册设立正规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需满足“有相应的办公场所、注册资本(金)不少于10万元”等“硬杠杠”。“对这些‘马路市场’上的‘黑职介’来说,门槛太高,引导他们注册登记不太现实。”为保证零工市场的健康、有序、规范运转,市场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了13家规模大、信誉好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入驻,对于19家暂不具备条件注册登记的“黑职介”,引导其采取挂靠正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的方式规范发展。在此基础上,成立市场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联盟,通过一系列行业自律,共同管理市场、维护市场秩序。截至目前,市场内没有出现一起用工欺诈行为。

在零工市场的一处格子间里,桌上摆放的“小杜招聘”的牌子颇为醒目,三面隔断上贴满了用毛笔工整誊写的招工信息,“摊主”杜琪君被几位农民工兄弟围着问这问那。“以前在马路上的时候就找杜哥找过工作,他人实诚,有什么说什么,也不收我们打工的钱。”来自济宁的王文涛算得上杜琪君的“回头客”了,每年春节过后从老家来青岛,他的第一站就是到“杜哥”这儿“报到”,看看有什么合适的零工。“现在搬进了市场,我也跟着过来了,条件比起以前是好多了。”王文涛说。

“以前被撵得到处躲,那种心情,怎么说呢,就跟计划生育时代超生没户口一样……”今年74岁的李辉也是“马路市场”三大“元老”之一,他的这一比喻引得张树清和杜琪君连连点头。的确,最让“三大元老”觉得踏实的是,市场通过引导他们挂靠正规职介公司的形式,让他们这些原先的“黑职介”正规化。“我们也算有了‘合法身份’,你看,连工作牌都给我们配上了。”张树清颇有几分自豪地向记者亮了亮他胸前的工作牌。

拓展服务实现栓心留人

“多年来,‘马路市场’始终未能根治,这说明‘集中整治’只能治标,唯有拓展服务才能治本。”刘新建根据多年蹲点调研了解的情况总结说,零工市场要想长久的栓心留人,必须从不同群体的需求出发,真正将服务延伸到他们的心坎里。

记者在零工市场大厅看到,偌大的大厅被有序地区分为公共服务区、职业介绍区、餐饮服务区、技能培训区和维权服务站,大厅外的院子里还设立了零工等候区。“别小看这些功能区的划分,都是充分考虑招工企业、农民工的需求和习惯而专门设立的。”刘新建介绍说。“比如零工等候区,就是沿用‘马路市场’不少企业开着车来、即招即走的招聘习惯,建立起来的灵活务工快速就业通道。”

对于张树清来说,退路进室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份上的转变和安心舒适的工作环境,还有一系列延伸服务。“以前‘马路市场’不正规,有些企业老板给的信息都不准确,我们个人无从分辨,也因此导致过纠纷,我们上哪讨说法?”采访中,市场内一位流动摊主陈萍诉苦道。而如今,这些都不再是困扰他们的问题。“有的打工者维权意识比较强,想拟个合同,这些我也不懂啊,就可以找这里法律维权的律师给起草个协议啥的。”张树清说。而为老张他们提供便利的正是市场内设立的维权工作站和劳动维权服务窗口,通过与司法部门合作,聘请律师根据灵活用工的特点,及时针对简单的劳务纠纷进行调解。“市场运营以来,维权工作站每天接受务工人员各类法律咨询10余次,成功追讨欠薪进行劳务调节20余起,追讨欠薪10余万元。灵活务工人员遇到家乡农村土地整改、家庭婚姻问题、财产继承问题也都会到维权工作站咨询。”刘新建说。

“没有技术特长,只能从事简单的操作工作,工资待遇比技术工低了将近一半。”采访时,来自菏泽的刘伟在零工市场转了一圈后,有些沮丧地对记者说。记者采访了解到,结合农民工技能和综合素质提升的需求,市场设置了新市民大学,面向外来务工人员组织开展就业指导、职业培训、技能培训、劳动维权等六大类培训,并针对灵活务工人员“培训时间零散、培训需求不定期”的特点,除安排课堂授课外,通过不定期循环播放教学片、书籍借阅、一体化自助服务机等多种形式,满足不同求职者不同时间的培训需求。截至去年底,新市民大学组织培训课程72次,共计140课时,播放培训教学片110场次,培训新市民2200余人。

当然,退路进室后,也有让老张们犯愁的事儿,那就是收入的明显减少。“一来是蛋糕就这么大,进来的职介机构多了,分蛋糕的多了,咱们的收入自然少了。二来,现在不少人都开始通过网上、微信联系工作,对我们这些传统模式形成不小的冲击。”老张分析道。“这不最近还让儿子给我买了部新的智能手机,微信这些也在学着用呢。”老张说,最近他也开始体验用微信接收一些企业老板发来的招聘信息,有的还会以“发红包”的方式支付“辛苦费”,免去了以往跑腿的麻烦。“不转型就跟不上形势啦。”老张这样说。

而老张的顾虑,作为零工市场的负责人,刘新建也早有考虑。“下一步将加快建立人力资源信息港,打造独具特色和影响力的灵活务工信息集散中心和工资价位发布指导中心,实时发布青岛地区灵活务工需求情况,吸纳消化更多劳动力,同时逐步提高中介的收入。”刘新建说,考虑当前互联网对面对面招聘求职的冲击,市场也将建立微信群,带领市场内的职介机构和个人多渠道拓展业务。

“应该说,零工市场第一阶段‘请进来’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了。下一步需要攻关的课题是如何通过供需双方的需求分析,对农民工和企业进行精准匹配,同时提高农民工的综合素质,加快推进市场诚信体系的建设。”袁鹏军为零工市场描绘了这样一幅发展蓝图。

责任编辑:高文慧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