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列表
第03版:青岛日报聚焦
2019年5月1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我国第一个大白菜杂交品种诞生在此,自主选育并通过国家登记的大白菜品种居全国之首,种子年销量占全国大白菜种子市场份额20%左右——
青岛已“孕育”出276种大白菜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张 华 通讯员 江玉萍
■大白菜示范试验田。 张 华 摄

粮安天下,种铸基石。一粒小种子可以繁衍出一个大产业。

青岛发起乡村振兴攻势,打造“国际种都”成为“重头戏”,目标是打造一个面向全球整合资源、集聚要素、开发创意,一核引领、多点突破、全域协同,具有国际影响力、竞争力的现代种业中心。

此举引起广泛关注。5月14日,全省现代种业工作会议在青岛召开,来自全省的农业农村局、种子站、科研院所、企业家等聚首“国际种都”核心区——青岛(移风)国际蔬菜花卉种子产业园,就如何构建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市场主导、产学研融合、育繁推一体化的现代种业产业体系展开探讨。

记者从此次会议上了解到,青岛目前已成功引进了瑞士先正达、荷兰瑞克斯旺、日本住化、登海种业、青岛绿色硅谷、联想沃林等一批国内外知名种企。全市种子企业达450多家,农作物种子年销售额突破7亿元,种畜禽年销售额突破12.8亿元,水产育苗年繁育60亿单位;累计培育农作物新品种和畜牧新品系600多个;主要农作物良种覆盖率达到98%以上,良种在农业增产中的贡献率达到50.6%。

其中,作为青岛种业重要一脉的大白菜种业,同样借力打造“国际种都”强劲之势,谋得新时代的新发展。

最近,胶州大白菜研究所自主选育的大白菜品种“胶白7号”通过国家登记。从全市范围看,自2017年5月1日国家颁布实施《非主要农作物品种登记制度》以来,青岛自主选育并通过国家登记的大白菜品种达276个,占全国登记总量1285个的21.5%,位居全国各省、市首位。

从“零”出发,“青岛造”大白菜种子推广超千万亩

大白菜是中国人餐桌上的家常菜,殊不知我国第一个大白菜杂交品种——“青杂早丰”就是青岛市农业科学院结出的硕果。

“正是科研人员的努力,让小小的白菜种子满足了不同时期老百姓的餐桌需求,保障了‘菜篮子’的供应安全。”青岛市种子站站长王军强告诉记者,青岛市农科院是我国最早开展大白菜自交不亲和系选育与理论研究的单位,科研人员经过近6年研发出了“青杂早丰”,这对丰富百姓的餐桌菜品、建立大白菜“当家菜”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青杂早丰”有这样一段研发过程:1965年,青岛市农科院从福山包头白菜中分离选育出一个大白菜自交不亲和系63—15—5—196,又从胶州小叶白菜中分离出另外一个部分自交不亲和系62—7—3—8,1966年开始进行天然杂交的测验杂交试验,1971年育成我国首个大白菜杂交种“青杂早丰”,大白菜自交不亲和理论进入了实用阶段,填补了国内空白。

这段辉煌过往正是青岛大白菜种业“破土”成长的关键所在。目前,青岛已成为全国大白菜种业发展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之一。

从青岛市种子站提供的调研情况看,青岛从事大白菜种子生产销售的企业有20余家,从业人员242人,其中从事育种工作的63人、市场营销的52人;年育种投入额3020万元,繁种地主要集中在山东潍坊、临沂和河南济源、甘肃酒泉等地;育成的大白菜品种“87—114”“改良青杂3号”“义和秋”等多年来是畅销品种,一直是山东、江苏、浙江、上海、湖北等地区的主栽品种,累计推广面积超千万亩。

数据显示,2017年,青岛种子企业大白菜种子生产面积1.3988万亩,年销售大白菜种子108.2万公斤;2018年,大白菜种子生产面积1.54万亩,销售大白菜种子167.6万公斤。

三大白菜种企异军突起,占全市销售版图“半壁江山”

当前,育种技术提高,大白菜由冬季和初春的“当家菜”,发展成为老百姓一年四季都能吃到的“常态菜”。这是大白菜种业的深度变局。

供与需相应相生,青岛大白菜育种创新主体从科研院所“一枝独秀”,发展到众多企业参与育种的“百花齐放”,期间涌现出了20余家大白菜种子企业。

目前,青岛市农科学院、青岛国际种苗有限公司、青岛和丰种业有限公司、青岛南北种业有限公司、胶州市东茂蔬菜研究所、青岛胶研种苗有限公司、青岛申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和青岛市胶州大白菜研究所有限公司等科研单位和企业,组成了青岛大白菜品种研发育种的“主力阵容”。

青岛市农科院继续保持研发优势,育成“青杂早丰”后,利用多种育种手段相继选育出“鲁白七号”“87—114”“改良青杂三号”和“鲁春白1号”等30多个大白菜新品种,在国内26个省市的不同生态地区推广应用。其中,“大白菜自交不亲和系选育及其一代杂种优势利用研究”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青岛大白菜早、中、晚熟配套一代杂种选育与推广”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在异军突起的大白菜种子企业中,青岛和丰种业有限公司、青岛胶研种苗有限公司、胶州市东茂蔬菜研究所堪称是“三大金刚”。

“三家企业每年销售的大白菜种子占青岛大白菜种子销售总量的50%左右,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有重要影响。”青岛市种子站市场科科长韩新生介绍,青岛和丰种业有限公司和青岛胶研种苗有限公司被中国种子协会评为中国蔬菜种业信用骨干企业,胶州市东茂蔬菜研究所被评为中国种子信用评价AAA级信用企业。

青岛和丰种业有限公司前身为胶州市胶白蔬菜育种中心,是青岛地区较早开展大白菜育种研究的民营企业。

“经过20多年发展,我们已成为集大白菜、普通白菜(小白菜)等十字花科蔬菜作物育、繁、推一体化,涵盖新品种研发、种子生产加工、销售和技术服务于一体产业链完整的科技型现代种业公司。”青岛和丰种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徐少君对此表示。

青岛和丰种业有限公司专注于大白菜育种,成立的大白菜育种研究中心与山东省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共同承担“大白菜优异种质资源挖掘、创新与系列新品种选育”项目的研究,实现了优质和抗病等多个性状的高效聚合,创制了抗病、优质的白菜骨干亲本系材料,有效拓展了白菜优异性状来源,为换代品种选育奠定了材料基础。目前,该公司已先后育成全国示范推广的大白菜新品种50余个,其中通过省级以上部门审定或登记的品种14个,获得植物新品种保护授权8项,2018年获得国家植物新品种权的大白菜品种6个,由此也获得了市场竞争的筹码。

2014年,杂交大白菜新品种“CR秋美”培育成功。这是青岛南北种业有限公司在对国外引进材料分离的基础上选育而成的品种,具有结球紧实、抗病、丰产、商品性优良等特点,是部分芜菁花叶病毒病、根肿病高发区域的主栽品种,已在山东、河南、河北、江苏、浙江等地区推广种植。

“在我国,大白菜是栽种面积最大的蔬菜作物,常年连作造成的土传病害成为大白菜生产新的威胁因素。产业发展对品种耐贮运性提出更高要求,消费多样化也需要新的品种类型。”青岛市种子站高级农艺师孙令强介绍说,解决上述大白菜产业新难题,需要科研创新发力。

为了加快推进青岛大白菜种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青岛市种子站近期组织力量对全市种子企业进行了调研,旨在找准“痛点”,开出“处方”,让科研成果为生产第一线服务,让优良品种转化为生产力、实现产业化,让“菜篮子工程”打开农民的“致富门”。

突破五大“堵点”,做强种子产业,推动大白菜转型

“如今,人们更加追求白菜的品质、口感,这也要求我们的育种目标要与时俱进,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要。”在大白菜种子市场奋斗多年的徐少君说,“在供需结构调整中,我们选育的品种和类型正在不断变化,大白菜也在经历着‘华丽转身’。”

采访中获悉,大白菜选育方向正在经历着多个转变:过去,研发机构和种子企业主要根据华北地区地理特点做冬储大白菜品种选育。现在,已向满足不同季节、不同生态区、不同消费需求的配套品种培育转变,高品质全黄心类型,以及大娃娃菜品种的市场占有率将越来越高。长江流域露地越冬类型、更抗热更耐湿和更耐抽薹品种、苔用大白菜品种,以及“彩色大白菜”新品种等,逐渐成为近期的研究热点。

基于此,研发人员正在从过去培育单一类型品种,向培育不同产品类型的品种逐渐转变,不再是单一地以大球型、高产耐贮藏品种为主,而是大、中、小球多元发展,并逐渐出现了小型白菜、娃娃菜、苗用白菜(快菜)等多种产品形式。

在这种与时俱进的转变中,青岛白菜种业的发展堵点也随之出现。

第一,新品种选育难。在青岛的大白菜品种中,唱主角的仍是两个推广面积最大的老品种——“87—114”和“改良青杂三号”。

“目前,企业选育的新品种大多是‘87—114’和‘改良青杂三号’的改良型,品种间遗传基础狭窄、同质化严重。”部分企业正在积极与科研院所合作研发新品种,由于多抗种质资源匮乏、种质资源创新能力低,常规育种效率低,难以培育出抗病性强、满足周年生产及多样化消费需求的优良品种。

青岛市种子站市场科科长韩新生告诉记者,青岛的白菜种子企业75%是实力不强的小企业,研发能力相对薄弱,单纯依靠企业自身力量难以解决品种突破性创新这一大问题,导致青岛大白菜种子徘徊在这样的发展境地:销量大,但缺乏核心竞争力品种;企业没有定价权,不得不维持在低端市场压价竞争。

第二,品种保护难度大。

目前,大白菜种子存在亲本流失的问题,种子企业尽管在繁种地定期进行品种更换,保护种质资源,但仍存在套购、套牌经营授权品种或用未审品种冒充审定品种的现象,假冒、侵权时有发生。

第三,应对市场变化慢。

青岛大白菜种业要想发展壮大,市场细分是不二选择。

“农村劳动力老龄化,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去散户化成为种植业不可逆的趋势,种植户使用‘编绳机’‘育苗’等精播新技术,亩用种量减少60%以上,从每亩150克降到每亩30至50克,未来大白菜种子的总用种量会大幅减少。”王军强说,市场需求瞬息万变,这就需要企业迅速作出调整,适应市场变化。但是目前青岛大多数白菜种子生产企业存在吃老本、等客户、不思改变的现状。虽然也意识到了品种老化、传统包装越来越难适应市场需求,但在改变面前还是有些缩手缩脚。

第四,市场监管能力弱。

由于专业检测人员、检测设备、技术、手段的欠缺,青岛对大白菜种子质量监控能力薄弱,一旦出现种子质量纠纷,就目前种子检验体系的检测条件和能力不能满足监管需要。

第五,企业规模小引才难。

据统计,在我国农学专业毕业的学生多数没有直接从事农业技术研究与推广工作,到小微农业企业工作的更是寥寥无几。小微企业规模小、科技投入低或根本没有育种实力,留不住专业人才。

“不搞科研就没有核心竞争力!”这是从业者的共同感受。那么,出路在哪里?

整合企业、壮大主体,这是一条重要路径。

“依托研发实力强的企业,按照政府引导、市场主导、企业自愿的原则推进我市大白菜种子企业的重组整合,争取建立起几家育繁推一体化的龙头企业。”韩新生认为,龙头企业“行业老大”的地位不容小觑,发挥好其作用在指导定价、开发市场等方面协调发展,企业间通力配合、资源共享、形成合力,提高大白菜生产企业的创新、开拓和抗风险能力。

王军强指出,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措施,从资金、土地、设备等方面扶持企业进行科技创新。与此同时,促进科企合作,建立大白菜标准样品数据库,针对我国大白菜根肿病和黄萎病等新的流行病害危害严重、优异种质资源匮乏、育种技术不完善与突破性品种少等问题,开展育种技术创新、种质资源创新和新品种培育。

“强化质检、源头把控,也非常关键。高质量才能立身市场,创建出过硬品牌。”青岛市种子站检验科科长周庆强认为,明晰并理顺质量检测和监管认证的专业机构组织及其职能;配备精良设备,强化硬件;加强从业人员科技培训,优化软环境,培育一支高水平、专业化的质检和监管人才队伍,全面扭转质量监控、认证体系及可追溯制度缺位的落后局面……这些亟须尽快“补位”。

周庆强还认为,政府引导、扶持作用势在必行,应该鼓励有资质的大白菜种子生产企业建立分子技术实验室,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提高企业种子质量内控能力。

“新《种子法》已出台。我们应该给种子市场安上‘紧箍咒’,对于套牌经营授权品种或用未登记品种冒充登记品种等违法经营行为,执法人员要坚决予以取缔,为大白菜种业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王军强表示。


青岛日报简介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青岛日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