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列表
2017年8月1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连 载
桂香街


林又红对她说的这短短的几个字,一下子竟有诸多的疑惑,首先,她怎么会知道她是“林总”,其次她说“你还是来了”,感觉味道不对,再次,她完全没有必要告诉林又红她姓什么。只不过林又红没想再和她去争长论短,只是说:“我想问一下,你们的蒋主任叫蒋什么?”

小金又金口难开了,只是摇了摇头。

林又红生气说:“你们自己的主任,你都不知道叫什么?笑话!”

小金脸色紧张起来,嘴闭得更紧了。

林又红不依不饶地追问:“你们的蒋主任,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个情况?”

小金仍然闭嘴摇头。

林又红和小金说话这一会工夫,稍稍耽误了排队办手续的一个中年男人,他不高兴了,嚷了起来:“你们是说话还是工作?”

小金赶紧低头办事,林又红觉得这居民口气十分蛮横,回嘴道:“有时候工作就是说话。”

那居民也不买账,说:“可我们不是来说话的,我们是来办事的,你们居委会,就是替我们办事的,不能用说话代替办事!”

小金似乎有点担心林又红接受不了这种说话的方式,又出来说了一句:“林总,你别跟他们计较,他们从来就是这种腔调,从来不会好好说话的——”

林又红却毫不客气地对小金说:“我现在已经不是林总了,请你别喊我林总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小金脸红红的,胆怯地看着林又红,小声地说:“那,那,我可以,可以喊你,那我,我应该喊你林——”下面又不敢说了,紧紧地闭住了嘴。

林又红不想再和他们啰嗦,无论是小金,还是居民,她都不适应他们的做派,林又红果断地转身离去,不料还走没出门,就被一条粗壮的胳膊挡住了,一个大汉从天而降,竖在了她面前,朝她一打量,问道:“你是新来的主任?”

林又红赶紧摇头摆手说:“不是不是,跟我没关系。”

那大汉说:“那你在这里干什么——操,他们人呢?”探头进去看看,又“操”:“怎么只有一个人在办公?”

有个路过的居民停下来,朝他看了看,说:“齐三有,你别闹了,今天真的没有人。”

这叫齐三有的男人顿时气愤起来,嗓门也更大了批评:“我操,居委会干部怎么可以这样,他们都出去了,都不管我们了,操,那我的事情谁负责?”

林又红听口口声声的粗话,心中十分厌恶,根本不想接他的话头,可不知怎的就偏偏管不住自己的嘴,又脱口问道:“他们在医院陪护老书记,怎么,你有意见?”

这齐三有仍不讲理,急吼吼气哼哼地说:“陪老书记归陪老书记,老书记生病我也着急的,我也希望老书记早点好起来,我的事情老书记会帮我解决,可是现在我有急事,谁来解决——我家的下水道堵了——我操,不是堵了,是又堵了,我操,什么名堂,三天两头堵,家里臭死了,老婆都被熏跑了。”

林又红闲吃萝卜淡操心的脾性又上来了,完全不关她的事,她却又多嘴说道:“下水道堵了,你找管道工疏通呀,你找居委会干什么?”

齐三有朝她翻个白眼,呛她说:“亏你想得出,我找管道工,操,一开口多少钱,动一根皮老鼠就要收多少,我一个月才挣多少钱,找两次水道工,我一家就不要活了。”

林又红被他呛得无语,也呛得措手不及,以她的认知,下水道堵了,肯定求助专业管道工,怎么又跑到居委会来了呢。林又红脱口说:“可是居委会干部都会通下水道吗?”

那齐三有蛮横地说:“那当然,居委会干部什么都会,什么都得管,操,不然怎么叫居委会!我告诉你,就算我有钱,我也不会请管道工,操,这就是居委会的事情,我不找你们找谁?你新来的,根本就不知道情况,我有事情从来都是找居委会的,你们不能不管,操,从前老书记就好,一喊就到。”

他挂着两条粗胳膊,站在林又红面前,分明是要等着林又红跟他走,林又红往后退了退,说:“我不是新来的,我根本就不是桂香街居委会的干部,再说了,我也不会通下水道,我去了没用。”

齐三有明明无理,却是一副有理走遍天下的腔调:“操,谁也不是天生就会通下水道,老书记这么老了,还帮我家通过呢。”

林又红不由得气愤起来,厉声说:“明明知道老书记这么老了,身体这么差,还让她帮你通下水道,你良心上过得去?”

齐三有还强硬道:“操,那是老书记主动要去帮我的,我不喊她,她也会去的——”

林又红更生气了:“亏你还好意思说出口,你真有脸,人高马大一个大男人,自己不动手,居然让老太太帮你,你什么人啊——所以,我今天告诉你,别说我不是居委会主任,就算我是,我也不会去你家帮你通下水道!”

她也算是豁出去了,无非就是听这个蛮横不讲理的人再多“操”几声,却没料到这气势嚣张的男人,听她这么一说,气焰顿时瘪下去了,张着嘴,傻愣愣地朝她看,好像没听明白她说的什么,愣了半天,回想过来了,一旦回想过来,他也不“操”了,突然间“扑通”一声朝林又红跪下了。 (36)


[上一篇]  [下一篇]
青岛日报简介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青岛日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