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记者返乡记】从文昌里改造看抚州旅游发展

2019-02-11 13:10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周誉东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微凉细雨中,记者回到家乡,江西东部的小城微风阵阵,春意朦胧。  

  大年初二,阔别一载的族中兄弟几人便相约踏春。母亲听闻后极力推荐“文昌里”,“今年改造得差不离了,很有看头”。 

QQ图片20190208095719.jpg

▲文昌里游人如织,无人机在上空航拍。

  文昌桥东文昌里  千年浮沉今胜昔   

  文昌里的称谓源自唐代中期,抚州官府在城东抚河修筑堤坝。根据古星相学说,堤坝上值文昌星,故名“文昌堰”。北宋时文昌堰附近区域被命名为“文昌里”,迄今已历千年。南宋时紧邻文昌里修建了“文昌桥”,成为通省会、连赣闽的要道,商贸繁华,文人墨客多聚于此,留下了“文昌桥头晒文章,无才莫进抚州城”的佳话传说。 

  然而时移势异,建国后抚州经济中心转移,文昌里变成了棚户区和勾栏瓦肆聚集之地,明珠蒙尘之下文昌里淡出市民视线已久。2015年,抚州市决定改造文昌里,以每平方米5000多元的补偿,13多亿元的投入开始了涉及4000多户人家、2万多居民、面积逾30万平方米的征拆。“唤醒沉睡的历史文化,让它成为造福民生的活性资源”成为改造文昌里的方向。   

  今年,文昌里的改造已近尾声,它现在是何模样呢?  

  从抚州市中心乘公交,二十分钟后就到了“文昌里站”。道路两侧挂满了福字斗方,行人熙熙攘攘,年味十足。青砖灰瓦马头墙、石板小路红灯笼,再配上路前矗立的古塔,一派唐宋古风。而古建筑之内,却有着现代旅游的新“内涵”。特色展馆有“古邑乐安”馆的蛋雕,“锦色银艺”馆的银锻制,“竹艺轩”馆的篾编工艺等;古代艺术馆有“中国戏曲博物馆”“中华古木锁博物馆”“白浒窑艺术博物馆”等。  

  在“中国戏曲博物馆”内,记者遇到了来自上海的李晟铭一家,“我一直对汤显祖的《临川四梦》很感兴趣,听说汤显祖的家乡有个戏曲博物馆就来看了。”李先生春节旅游选中了文昌里,如他一样来旅游的外地游客不在少数,这是几年前抚州市民不敢想的事。“我们知道自家有汤显祖、王安石,但是以前自己都不知道该去哪儿瞧。现在文昌里建好了、高铁也通了,游客也多了。”来文昌里踏青的市民邓玉京已经见惯外地游客,同时这儿也是市民茶余饭后散步的好去处,“空气好,建筑古色古香,还能逛逛博物馆增长见识。”邓阿姨对文昌里的改造成果很满意。 

  如今文昌里在经历了千年的浮沉之后再次傲立潮头,她褪下昔日的破旧衣裳,换上一袭青衣,即将在抚州文化旅游发展大戏中扮演大青衣。

QQ图片20190208095757.jpg

▲汉服体验店内大学生身着汉服招揽游客。

  汉服游园无人机  文昌里有古和今  

  作为文化旅游项目,文昌里有吸引游客的各色展馆,也有招商引资同时便利游客消费的现代店铺。主打本地特色的“临川婆婆菜梗”,迎合年轻人消费的“小龙坎火锅”,街转角的书店……最让记者惊喜的,还是一家汉服体验店“中华汉韵坊”。“我们店是东华理工大学的创业实习基地,我们都爱好汉文化和汉服,在老师的建议下选择在文昌里开店。”程如初告诉记者,作为当地高校,东华理工大学理所当然地选了文昌里,因为“它是抚州文化的荟萃地,古街配汉服多美好”。在游人中,有些青年和小孩穿着汉服游园,古街青石路,宽袖带当风,记者仿佛穿越千年与古代的文昌里相遇。  

  “妈妈,天上有小飞机!”伴随着小孩们的惊呼,一只无人机飞上空中开始航拍。机主周重九是一名航拍爱好者,“抚州最近大变样,文昌里、赣东大桥、名人雕塑园都很美,我想用航拍记录下家乡的景物。”周重九是抚州人,在深圳工作的他对家乡的变化十分欣喜,与他同行的青年章天一则甫一毕业就在抚州工作,对家乡近几年的变化他感触很深:“高铁建好旅游业也上去了,这几年工资跟着涨了不少。” 

  古风建筑与汉服勾勒出文昌里的古貌,现代商业和无人机描绘出文昌里的今颜,而抚州未来的旅游业布局则决定文昌里的将来。

QQ图片20190208095803.jpg

▲毗邻文昌里的汤显祖家族墓园。

  抚州古迹似点墨  尚待一笔连成梅  

  自古以来,抚州就是江南鱼米之乡、东南形胜之地,古时称“临川”,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对其有“光照临川之笔”的褒扬。王安石、汤显祖生于斯长于斯,二者纪念馆皆在市内,汤显祖家族墓园更是毗邻文昌里。曾巩、晏殊、晏几道等宋大家亦是抚州人。王羲之任江州刺史时,曾寓居抚州,宅内挖有生活用井和练习书法用的洗墨池,在此精研书法。曾巩《墨池记》记载:“临川之城东,有地隐然而高,以临于溪,曰新城。新城之上,有池洼然而方以长,曰王羲之之墨池者,荀伯子《临川记》云也。羲之尝慕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此为其故迹……”至今,王羲之洗砚池旧址仍可寻见。自然景观方面抚州有资溪大觉山,金溪竹桥古村等……  

  如今的抚州,旅游全域开花快速发展。金溪竹桥古村从贫困落后的小山村蜕变为游人如织的国家4A级景区,抚河流域36个古村镇成为生态文明建设“明珠”,南丰几十万亩橘园按照旅游景点改造成为游园,资溪大觉山跻身国家5A级景区……2018年,全抚州市接待游客535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48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4%和35%;文化产业主营业务收入460亿元,实现增加值74.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9.6%和14.9%。这些数据虽然可喜,但是旅游创收在抚州的GDP中占比仍太低,还欠缺将各景点勾连,形成抚州特色的关键一笔。 

  在青岛工作的记者发现,在青岛,旅游自有其伏线和路线:可以海边一条线也可以山海之间,可以啤酒文化为线青啤厂到啤酒节,也可以去西海岸领略城市的发展风貌。而反观抚州,古迹虽多却少了一条伏线、几条路线将之串联。旅游公司、导游、旅游大巴在抚州鲜见,很多游客想要完整领略抚州之美,却少了规范、成熟的引领,只能游罢一处景点后便打道回府,这对旅游创收和口碑来说影响很大。或许这些线可以由政府和市民、旅行社共同寻找。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周誉东)

责任编辑:刘希金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