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高铁女乘警日巡车厢240节 手机屏保设时刻表

2015-02-13 07:59来源:京华时报

高铁女乘警日巡查车厢240节 手机屏保设成时刻表

  韩朝阳用金属探测仪检查行李。

高铁女乘警日巡查车厢240节 手机屏保设成时刻表

  女乘警韩朝阳在高铁车厢内巡视。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2月11日,农历小年。90后女乘警韩朝阳上午9点从天津出发,随着高铁穿行在1300多公里的京沪之间,一天两趟班下来,常常要到零点后才能休息。和她一样,来自北京铁路局公安局天津乘警支队的女子乘警分队队员们,日复一日护卫着高铁乘客的安全。在警服包裹下的瘦弱身躯里,有着一颗颗坚强的心。

  90后为主的女子乘警队

  小年这天,上午9点半,韩朝阳和往常一样,来到位于天津南火车站附近的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乘警支队办公地点,到装备室领取上车的装备:带有甩棍、喷雾剂的腰带,金属检测仪,执法记录仪,专用电话机等等。

  1米6的小韩身材瘦弱,换上一身警服、整理好帽子和警徽后,转眼变成了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

  上午10点多,小韩拖着出乘包下楼,准备开始乘坐城际列车到北京南站,从那里开始值乘。

  和她一起下楼的,还有另外3名女乘警,她们同样来自北京铁路公安局女子乘警分队。这支女子乘警分队主要负责京沪高铁列车上的治安管理工作,于2013年8月成立,共有8名女警,其中6人是90后。队长齐玮告诉记者,姑娘们都是警校

  毕业,别看身材瘦弱,都经过了严格训练,包括800米跑、擒拿格斗等,都属于优中选优。另外,她们的业务素质也进行过考核,如法律法规、乘警业务、如何应对火车上的突发事件等。齐玮说,乘坐高铁的旅客素质相对较高,乘警主要以服务为主,女警在这方面更有优势,这是当初成立女子乘警队的初衷。

  小韩当上警察是个很偶然的事情。高考报志愿时,父亲让她试试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笔试、面试,一路下来出乎意料地顺利,小韩就这样成为了一名警察。

  “以前看电视里的警察,觉得很刺激,上了班才知道很平淡,很辛苦”,小韩2012年毕业之后在派出所和看守所工作过,女子乘警分队成立时,小韩正式成为一名乘警。

  手机屏保设成列车时刻表

  到了北京南站,小韩要值乘的G125列车已停靠在站台,这趟列车11点10分从北京南出发,当天下午4点50分到上海虹桥。小韩将出乘包放在车上,系上腰带,带上执法记录仪,拿起金属检测仪,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乘客上车时,小韩站在列车外,扫视着上车的乘客,等乘客都上车后,小韩才走进位于车头自己的乘警位置。

  列车开出10分钟后,小韩开始了第一次车厢巡查。每到一节车厢连接处,小韩要首先检查灭火器,查看是否在有效期内,开口处是否合乎规范。在车厢内,小韩看到行李箱,就用检测仪扫一下。看见有乘客将饮料放在车座的小桌板上,小韩走过去打开闻了一下,确认无异味后又把它放好。在巡查一趟后,小韩和列车员一起,在检查记录上签了字。

  G125共有8节车厢,小韩巡查一圈用了15分钟。小韩告诉记者,乘警一般半个小时巡查一次,碰到像天津、济南、南京、杭州这些大站时,还要在停车前和开始后巡查一遍。G125列车跑一趟约耗时5个半小时,一趟车下来巡查的次数超过了15遍。一天两趟班下来,相当于巡查车厢240节。

  在巡查时,不断有乘客向小韩询问何时到站、下一站是哪里,小韩都微笑着一一回答。看到有一个婴儿被放在小桌板上,小韩走过去,提醒乘客注意婴儿的安全。小韩说,高铁上的工作主要以服务为主。刚开始当乘警,小韩碰到好多问题都只能尴尬地说“不知道”,后来她将手机屏保设成列车时刻表,方便记忆,“很讨厌自己说‘不知道’”。

  乘务餐比旅客餐简单得多

  巡查虽然辛苦,但对小韩这样的女乘警来说,更困难的是“与人打交道”。高铁乘警以服务为主,但也会有违规吸烟、盗窃、打架纠纷之类的事件发生。刚开始跟车时,小韩最怕遇到旅客打架,旅客不听她的话,甚至还指着她的鼻子说多管闲事,这让小韩很郁闷。在服务时,小韩用女性温柔的一面打动旅客,但在面对这些事件时,小韩力图让自己看起“特别严厉”,“要把场面镇住”,然后再把旅客分开问话,做笔录。1991年出生的小韩,称自己其实很泼辣,“是个女汉子”。

  下午4点50分,列车到达上海虹桥,一趟平淡的旅途就这样结束。在所有乘客下车后,小韩又巡查了一遍车厢,看有没有乘客遗失物品。

  下车后,小韩在车站的吉野家买了一份辣白菜猪肉双拼饭。由于下一班值乘的G158列车很快就要发车,小韩没来得及在店里吃,将饭打包带上列车。中午在车上吃了简单的乘务餐,晚上就随便吃点快餐。乘警们吃的乘务餐和卖给旅客的并不一样,要简单得多,“时间长了吃不下去,就自己带饭了”。

  当天晚上9点38分,列车在济南西站停靠。再次出发不久,列车员找到小韩,有人逃票。这是一名20岁出头的女子,其实名车票仅到昆山南站,到济南西站时,她已经坐过了7站。列车员让她补票,她又拿出用别人身份证买的到北京南站的车票,拒不补票。小韩找这名旅客,告诉她说,这张车票并不是她的票,因此只能作废。如果在车上不补票,到了北京南站出站时,就会按逃票处理,“是要加罚的,还会列入诚信档案”。在小韩和列车员的劝说下,这名女乘客补了票。

  晚上11点20分,列车到达北京南站,小韩最后巡视一遍车厢。由于时间太晚,已经没有开往天津的城际列车,小韩拖着装备箱,乘着夜色步行到铁路公安局提供的京南公寓住下。等到洗漱完躺到床上,已经凌晨12点半了。

  人物

  跑京沪高铁两年从未出站逛上海

  小韩的工作是上两天班休息两天,第二天起来,小韩还要继续跟车。按这个排班顺序,除夕那一天,小韩仍要值乘到晚上11点20分,除夕夜,她只能一个人在京南公寓度过。初一当天早上,小韩会先回到天津的单位退勤,把装备放到单位后才能回家过年。

  虽有两天休息,小韩也基本是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她家在河北廊坊,正好位于京津之间,但休息时有时要培训,有时一睡就是一天。回到家里,小韩也不敢说太多工作上的细节,“他们很为我骄傲,说多了怕他们担心”。

  G125和G158列车在上海的间隔只有43分钟,去掉停车后的巡查,小韩只剩下半个小时,连吃饭的时间都不够,更不用提出去逛一逛大上海。从2013年开始值乘京沪高铁至今,虽然已经到上海无数次,但她从来没有出过上海火车站。

  小韩目前还是单身。她说,虽然男乘警有很多帅哥,但不太想找个警察,“双方都是警察太辛苦”,小韩还跟记者开起了玩笑,“你们报社管征婚吗?”记者 袁国礼

责任编辑:陈海芹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