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黑龙江在押犯网骗7名情人 逼警察妻子探视献身

2015-01-21 16:38来源:新文化报

  黑龙江一名在押犯利用网聊结识7名“情人”,并诈骗多人钱财,1监狱女员工被骗8万,还通过裸聊胁迫警察妻子入狱发生关系。多名狱警被处分。

黑龙江在押犯诈骗 胁迫警察妻子入狱发生关系

  黑龙江省讷河监狱外景。

  多个独立消息源向记者透露,黑龙江省讷河监狱发生一起在押犯人利用网络诈骗的案件,至少有三名女性受害,其中一名受害者被骗数额高达8万元。

  知情人士透露,该在押犯人是关押在五监区的王东,他通过网络与女性认识,取得对方信任后,以恋爱及投资为由骗取受害者的金钱。

  此外,他还通过裸聊等方式获取了至少一名女性的裸照,并加以威胁。其中一名受害者的警察丈夫,因不堪其骚扰威胁,于2014年11月向讷河监狱及检察系统举报,此案因此而案发。

  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监狱的民警参与其中,为王东提供便利。讷河监狱的内部文件显示,事后有四位监狱领导及两名民警受到处分。

  引诱女性投资曾收下8万元

  讷河监狱位于黑龙江省讷河市境内,是一座主要以关押15年以下有期徒刑罪犯为主的中等级戒备监狱。

  接近该监狱的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2014年11月,讷河监狱五监区犯人王东因涉嫌诈骗被齐嫩地区人民检察院收押审查。他说,2014年以来,王东利用网络与监狱附近地区的至少四名女性聊天,并骗取钱财。王东此前因绑架罪入狱服刑,他亦有诈骗前科。

  讷河监狱一名民警及两名受害者都向记者确认了此事。

  上述知情人士称,讷河监狱一名民警给王东带进一部智能手机,供他消遣娱乐。王东利用手机聊天,认识了多位监狱附近区域的女性,并与多位女性确定了情人关系。

  记者了解到,与王东保持情人关系的女性至少有7名,其中至少有3名曾经给过王东钱。该7名情人中,至少有两人已婚。

  目前已知受骗数额最高的是在讷河监狱工作的一名女性,她向记者表示,自己与王东在聊天软件上相识,后来给了王东8万元,至今未能索回。

  上述知情人士称,在与这些女性交往的过程中,王东称自己有投资项目,利润回报极为可观,引诱她们投资。她们听信了王东的话,便向王东指定的银行账号中汇了款,而后经讷河监狱的民警带入狱中消费。

  裸聊后截图用以威胁女性

  监狱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该案的一名女性受害者李丽(化名)的警察丈夫因不堪王东的威胁与骚扰,向检察机关及监狱进行举报,此案因而案发。李丽的丈夫向记者确认了此事,并称检察机关已介入。

  一位接近王东的人士告诉记者,王东与李丽在网络上认识,在多次聊天后确立了情人关系。李丽曾多次前往监狱会见王东,并以夫妻名义一起吃饭。

  李丽还曾在与王东会见时,在监狱内与其发生性关系。该知情人士称,此行为被民警发现并警告。李去监狱会见时,开始以其姐姐的名义,而后又以夫妻名义办理了会见证并顺利成行。

  记者获取的王东与一位受害人的通话录音亦显示,王东自称多次给讷河监狱看守大队的刘姓民警送钱,该民警对会见一事给予通融。

  该知情人士称,李丽是受王东胁迫入狱与其发生关系的,王东曾在监狱里利用手机与李丽裸聊,并将视频及其截屏保存,以此要挟。李稍有不从,王东便会威胁将裸照及视频发给李丽的丈夫并传播到网上。

  上述知情人士还称,王东后来将裸照发到李丽孩子的聊天群里,并群发给李丽的亲朋好友,导致李丽的丈夫知道此事。王东还多次给李丽的丈夫打电话进行威胁及骚扰,王东在电话中称自己为李丽的情人,要求李丽的丈夫为他做事。

  多名监狱干警被处分

  讷河监狱一位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员称,案发后,王东所在的五监区监区长、副监区长和几位民警还向李丽进行了赔偿,总金额接近30万元。

  记者获取的一份讷河监狱关于《齐齐哈尔市齐嫩地区人民检察院纠正监管违法检察建议书》的回复中称,监狱狱内侦查科对王东所涉嫌的刑事犯罪正在查办,案件正处于侦查阶段。

  该回复还称,经决定,给予原看守大队大队长刘艳东行政撤职(原正科级撤至副主任科员)处分,免去郭军原五监区主抓监管改造工作职务;经监狱监察室主任办公会议研究决定,给予原五监区监区长怀庆行政警告处分,五监区一分监区分监区长王猛行政记过处分,给予原五监区民警张喜平、看守大队民警李海军行政撤职(撤至办事员)处分(并调离狱内工作)。

  相关:监狱民警为何总与罪犯扯不清

  1、在监狱工作中,一些基层一线民警以管理者自居的“特权”思想在一定范围内依然存在,为谋取私利的产生打开了缺口。认为自己帮别人办了事,从别人那里得到报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这种交易心理的驱使下,他们将商品交换原则用于所担负的职责中,把职责范围内应该承办的事情与按“劳”取“酬”画上等号。许多人胆子越变越大,最后是放手大捞,欲罢不能,更有甚者与罪犯及其家属打成一片,不分你我。

  2、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认为别人都这么干,不见得出事,自己不干吃亏,干了也不一定有事;总认为查处的是少数,自己官不大,贪得不多,反腐败很难查到自己这一层;认为行贿和受贿双方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你给我钱,我给你办事,互惠互利,为了双方的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行贿人不会得了好处而出卖自己。

  3、由于监狱自身的性质和工作需要,作为一个相对封闭的单位,许多民警与社会接触不多,只是生活在监狱这个小圈子,大家不是朋友就是同事,甚至有的都是亲戚,即使发现问题后,在调查中也是相互维护,不愿作证,给调查工作带来一定的阻力,间接为监狱民警与罪犯拉扯不清提供了便利与胆量。

  4、监狱大部分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工作环境较差,文化生活匮乏,大多数基层监狱民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禁锢在“三点一线”上,与大墙为伴,与光头为伍,过着“苦行僧”的生活。另外,警力的不足及岗位的特殊性,使得部分民警长期处于一种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时间一长,其身心必然负荷过重,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要么力不从心,要么放任不管,法制不健全导致腐败,是监狱民警与罪犯拉扯不清的诱因。

  5、监督机制弱化,监督力度不够。基层监区只配一名纪检干部,作用实在微乎其微,一是不愿监督,二是不知如何监督,有的在履行监督职能中存在同情,妥协和不作为心理,总认为民警辛苦,承受巨大压力和风险,难免出差错,情有可原,千方百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上不报,对下不查,怕受到责任追究而影响单位工作和个人政绩,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纵容包庇了下属违法违纪。(腾讯)

责任编辑:陈海芹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